<big id="pfdrj"></big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pfdrj"><big id="pfdrj"></big>

          <big id="pfdrj"></big>

          <big id="pfdrj"><progress id="pfdrj"><meter id="pfdrj"></meter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    <big id="pfdrj"></big>

          <form id="pfdrj"><address id="pfdrj"></address></form><big id="pfdrj"></big><sub id="pfdrj"><font id="pfdrj"><font id="pfdrj"></font></font></sub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fdrj"><sub id="pfdrj"></sub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pfdr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• banner1-1.png
                  • banner1-4.png
                  • banner1-5.png
                1. 1.jpg
                2. 黨建網 > 文化大觀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理解《中庸》的那個“中”
      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21-03-26 來源:學習時報

                  楊朝明 李文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儒家四書之一,《中庸》原是《禮記》中的一篇,相傳為孔子之孫子思所作。實際上,該篇很可能本來不是一篇,而是西漢時期《禮記》編者根據子思原作加上相關內容編輯而成。朱熹稱此篇乃孔門傳授心法,自上古圣神繼天立極以來,道統之傳盡在其中。中庸之道,美妙和諧,辯正深邃,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。然而,人們對“中庸”也有不同的理解,不少人以為中庸不過是“折中”“調和”“沒有原則”甚至“和稀泥”的委婉說法。那么,“中”到底是什么?應該怎樣理解《中庸》中的那個“中”呢?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整體中定位

                    人們知道“中”是指不偏不倚、無過無不及,對于“庸”,理解起來則有些困難,《說文》說“用也”,東漢經學家鄭玄也說“庸,用也”,說《中庸》“記中和之為用”??梢?,中庸之道本質就是用中之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評價某人某事“中”或“不中”,關鍵要看評判標準,要看評判的參照。也許有人會講要具體情況具體對待,然而,當生命面對生活時,要做到“中”,應該思考到底什么是最為優先的因素?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中庸》開篇說:“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?!薄疤烀薄靶浴薄暗馈薄敖獭倍际侨寮宜枷氲闹匾拍?。人與人的不同,也許就可以理解為天命的不同,其實這里所指就是人的先天性情。因為天命不同,所以性格、性情不同,進而優勢、劣勢不同,處事風格、方式不同等。于是“中”或“不中”就有了一個至高的評斷標準,這就是要看是否與“天命”“天性”相應,是否可以順性命之正?!疤烀笔巧淖罡咦非?,人當以此為參照,調整步調,與之相應,此乃《易經》所云“乾道變化,各正性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世間萬物,各有各的性命,各有各的價值,各有各的位置,貴在做好自己,找到自己生命的節奏。那么,人真的能夠找到自己嗎?老子說:自知者明,自勝者強??鬃诱f:為仁由己,而由人乎哉?感知“天命”,完善自我,意味著要盡力將個體置于天地之間,在整體中定位,這是“大中”。知道自己在整體中的角色,應創造什么樣的價值,進而心有所定,計有所守。從我到天,從天到我,從整體到個體,從個體到整體,要挺立屬于自我的那個“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多元交匯中生發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中庸》說:“喜怒哀樂之未發,謂之中?!毕?、怒、哀、樂是人之常情。在人生命的起點、在每一次覺醒前、在某些特殊時刻,這些不論正面的、負面的情緒還未生發出來時,人心是真正澄澈的平靜,即為“中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人非草木,孰能無情,感情情緒是我們與世界交流的表現。朝霞暮云、寒來暑往,都能引起我們內心情感的搖蕩,更不要說人與人之間的血肉聯系了。但是情感的抒發、宣泄,不能無度。過度的哀傷,是“哀莫大于心死”;過度的歡喜,也可能“樂極生悲”;過度的表達,可能成為其他人的煩惱。儒家的方式,是用“禮”對過分的行為加以約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就本體而言,喜怒哀樂無是無非,在未發之時積蓄能量,成為生發的源泉。人心之動,皆由外物引發。喜、怒、哀、樂,是謂人情;富貴、貧賤,患難、死生,皆為事變?!爸小痹谌饲榕c事變的多元交匯中生發,人們感嘆生活復雜,是因為面臨的境況多元。要“發而皆中節”,在每個節點表達出最適宜的情感。就內在情感而言,“中”在喜、怒、哀、樂的交匯中生發;就外在情境而言,“中”在時變境遷中表達。在內外交匯之中,貴在知時守位。在多元碰撞中心有所主,在時與位的切換中心有所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時與位亦似有“天命”所在。由小到大,由弱到強,由腳下到遠方,達到“中和”的境界,天地便各安其位運轉不息,萬物各盡其性而生發孕育?!皷|風無一事,妝出萬重花”,春天的風只是飄過,大地便已經姹紫嫣紅?!吨杏埂氛f“君子而時中”,時是“中”的最佳搭檔。在多元交匯中要優先考慮“時”,關注時代的背景、自身所處的時空、自己當下的那個“時”,這些時的交匯,形成時勢。在知時的基礎上,人明確自己的位,為其所當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幾分“誠”就有幾分“中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依乎中庸,這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嗎?其實不難?!胺驄D之愚,可以與知焉”,這是匹夫匹婦也能懂的道理;真的不難嗎?很難?!凹捌渲烈?,雖圣人亦有所不能焉”,要做到極致,即便是圣人也有不及。在“難”與“不難”之間,“中庸”或“用中”意味著鋪筑一條路,這條道路連接人和天,連接事物的起點與極致。在這個過程中,能有幾分“誠”,則有幾分“中”,做到極致方有“中”?!吨杏埂芬覀儭皳裆乒虉獭?,就是告訴我們“誠外無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誠,源于一種感知。感知什么?感知天地。天,從小處看,不過是一線光明。然而,絲絲光明積聚,就有了無邊無際,日月星辰靠它維系,世界萬物靠它覆蓋。地,從小處看,不過是一撮土而已。然而,撮撮土聚積,就有了廣博深厚,可以擔負崇山峻嶺,容納江河湖海,世間萬物也由它承載。在天、地之間,人無虛假,又無間斷,感知“至誠無息”,就能夠從一線光明到未來可期。感知到天地的給予,便有了對客觀世界的積極認同,進而主動改造個人的主觀世界。人們就是這樣在給予與認同的情感節奏中誠敬有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誠,表達一種思維。至小與至大,至微與至顯,至曲折與至光明,其間的聯系是一個過程?!皳窈踔杏?,得一善,則拳拳服膺,而弗失之矣”,整個過程以博學、審問、慎思、明辨、篤行為支撐,各個環節各有其“中”。博學之“中”在于學之有所能;審問之“中”在于問之有所知;慎思之“中”在于思之有所得;明辨之“中”在于辨之有所明;篤行之“中”在堅持不懈。這樣,任何一個環節都執中用中,而不是蜻蜓點水與淺嘗輒止。方向明確,步伐堅定,這是正途。前途光明,道路可能曲折,在曲折中洞悉光明,誠者自成!

                    誠,通透一種氣象。極致不極端,中正而平和。帶著全然的熱情卻不激進,不顯山不露水;全力以赴去做卻不急躁,踏著生命的節奏?!爸h之近,知風之自,知微之顯”,至誠之人志存高遠,更能腳踏實地;知時知勢,知風從何來,當行則行,當止則止。洞悉天地自然規則,更能聚焦于自身修養,于自心之中見天地。氣象凝結為氣質,于是,《中庸》用“聰明睿智”“寬裕溫柔”“發強剛毅”等言語來表達,同樣也可以理解為是為“用中”指引的方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?。ㄗ髡叻謩e系孔子研究院院長、孔子研究院儒學會館館長)

                  網站編輯:穆 菁
                  黨建網出品

                  友情鏈接

                  热久久,精品热线九九精品视频,99久热国产精品视频